臾苒苒苒子

希望自己能记住这个号的密码吧(……)

摸鱼xxx马上要期中考了)¬º¶°)¬好紧张……
在便利贴上画的xxx

依旧摸鱼
阴月阳辰和离
明天放假嘿嘿嘿

阴月阳辰
我儿子
好久没画了,感觉手是僵的
打个稿,然后咕咕咕,快乐

什er说这没人屯画挺好,我也觉得嘿嘿嘿,很安静,不想什么热度,慢慢画,慢慢的进步,慢慢的,生活

二十分钟临摹
找机会练习吧
没有颜料表达的效果好……
慢慢来吧←我色彩太差了,
后几张是最近摸的虾xxxx

第一次做这种,啊,问题很大,但是做的过程中学到了不少,最近把Hyun大神的制作过程看了好多遍,不得感叹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总得来说多练吧,在不耽误学习的情况下_(:ᗤ」ㄥ)_
总是想不到动作的分解。头疼

练习三(绷带视角)

         第七世界出事了,怀斯得回去镇场子便和卦儿先离开了,离似乎并没有想跟着去的意思,毕竟作为一个其他世界的人也确实没有理由去管这些。
  怀斯走之前依旧笑着闹腾,用他的话来说是现在不笑笑,回去板着脸就没机会笑了,我没有像往日那般找着机会将这些话怼回去,这一去结果如何,大概是神也无法猜测的了,第三世界对第七世界打下了主意,其他几个本该说话的世界此时没了动静,这种事情大都不想被扯进去。
  离仍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尽管怀斯在我们面前将那第三的王骂的不是人不是狗的,但不管是人还是狗,她确确实实将眼睛盯在了第七世界,原因摆在台面上,两个世界一直都存在着冲突,无论是经济还是信仰上,因此双方在做事时也一直避开对方,此时突然让两个在不同跑道上的人相撞,不合理的地方怕不是个傻子都看得出来,却想不明白这导火线在什么地方,外界将这一点看的很清楚,有些事情不太明白的时候,去掺和一脚,无异是拉自己下坑,没有人会这么傻,他们便一同闭上了嘴站在了舞台下。
  怀斯走的时候,卦儿问他要不要交代什么,他捏了捏自己的鼻尖,脸上笑意不减,说总是会再见的,何必弄得跟要死了似的。第七世界有很大的把握吗?我不知道,但是第三世界必定是做了充足的准备,这一战谁生谁死,都会给整个世界体带来巨大的变化,这一点我是亲身经历过的,而这一战除去参加的两个世界,对其他世界是利是弊,每个人心中或许都有不同的打算,我很想去问离他的看法,却始终卡在喉咙口,她的眼睛所想要告诉我的我看不透,表现出一种对此事漠不关心的样子。于是我没有问,怀斯也没有,只待真的要送怀斯走的时候,离才松了松围巾,说:“给你留布丁。”算是给了点表示,也许她将一切看的很明白,也许她觉得掺和了也没用,但是不管如何,都是怀斯独自上去了,卦儿原本是第三世界的人,出来多少会有人议论,只得留在幕后打理。
  之前我打算跟着怀斯一起去的,我已经失去了我的世界,现在将自己放在任何一个世界似乎都不会太引起他人的注意,但我不能丢下离,这不是一种放弃怀斯的借口,不过也确实是无奈之举,离和怀斯谁更重要?只能说,如果没有离,我便不会遇见怀斯,也就不会去做现在的这个选择题,于是我选择了源头,跟着她。
  我们没有再转移我们的安置点,仍然在怀斯离开的地方停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过的很慢,大多是我在叨叨叨,离就安静的听着,偶尔会接上几句,或是笑笑,但笑总是让人不易抓住的,一瞬而过,这是我唯一可以在这种悬着心的情况下开心一小会儿的时候了。
  可是时间过的再多慢,该来的还是会来。
  事情突然有些严重,从怀斯的信件中并不是很具体的能了解到现场的情况,毕竟此时作为一个世界的领导者,要忙的事太多了,能空出一些时间给我们回个消息已经不错了,更何况他不仅要操心战场上的事,自己身边的人也时刻得提防着,这是我最担心的地方了,而那第三的王不是如此,她身边的人可以完全信任,也就可以将一切精力放在要事上。
  怀斯似乎已经感到疲惫了。
  战争的规模渐渐扩大,第七世界的皇室又出了不少事,作为一个局外者的我和离也只能从各种传言中挑拣出一些也许真实的事罢了。但怀斯与我们的联系确实是越来越少了,就算是联系了,也不过短短几句话,大多是关于主城圣德特莫安的情况,或是他又处理了哪些贵族,这个时候确实是个清除一些人的好时候,混乱,只要给他戴上一个与第三世界互谋,背叛神的罪名,哪怕他们没有这么做。人民相信的只有他们的神,皇室是什么,只不过是同他们一样臣服在神脚下的子民。
  皇室这时才慌了神,怀斯特亚不受控制了,生怕自己会是下一个死在自己所创造的东西手上,大概他们谁都没想到怀斯特亚的羽翼有一天会如此丰满。当然这些大部分是我们根据怀斯的信件自己分析的,离少有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用人的时候直接失去了大批的人。”
  “外界不是傻子,能想到的就是内斗。”
  “这并不是一个好事情。”
  我大概能懂离的意思,但是站在怀斯本身角度来看,那些比敌人更有可能威胁到自己性命的人,必定是留不得的,除非那个人有信心能算到一切,能利用一切。
  我没有再继续向下分析了,离也没有再开口。
  我看着她将布丁一分为二,用小勺子一口一口吃完其中一半,再将另一半收起来,我没看见过她是怎么处理另一半,但想想她之前对怀斯说的话,心里是一种不明的滋味。我,怀斯,卦儿在她心里究竟是何等地位,就像怀斯干掉的那些人,之前他们对怀斯有用,所以还活着,如今产生了威胁,找着好时机便杀了。怀斯也许没有发现,离在我们之中处于什么位置,表面上因为实力很强而被默认的领头人的她,几乎很少给出指示,我们怀着不同的目的所走的轨道却随着她变化,渐渐走上她想走的路,但她能确定我们不会在背后给她来一刀吗。对于有可能威胁到自己性命的人,留不得,除非那个人有信心能算好一切,能利用一切。也许离知道我在想什么,她沉默着。
  怀斯已经很久没联系我们了,离突然说要去第七世界,我没反应过来,她才加了句:“是时候了,谁生谁死我们到底该去看看。”最后的大战这么快就要来了吗,之前双方一直压着自己真实的实力,谁先撒开手干必然是不利的,外界的人都是这么想的,我也如此,但是离的话似乎没有怎么错过,我也没了再问为什么的心思。
  事实证明她又一次对了,第三世界给了第七世界猛地一击,也许第七世界也没有想到第三世界会这么有信心来这么一下子,而没有完全准备好的第七伤亡惨重。于是怀斯亲自出手了,我也就看见了那第三世界的王,和记忆中外交舞会上的身影慢慢重叠,但脑子里仍然是怀斯之前在我们面前骂她不是人不是狗的话,不禁莞尔。
  我没有去帮怀斯,尽管离的并不远,只不过他在塔下面,我们在上面,我确信他看见我们了,这才露出一抹笑,我紧跟着离,不清楚她想干什么,但我不想去逆着她来,所以便看到了接下来的一切,我颤抖着,甚至想去哀求她将怀斯带回来,哪怕这第七世界全部崩塌。而我依旧没有按我想的来做。
  我学着离的样子。
  风吹起我的刘海,搭在眼睑上,痒,疼。我看着怀斯倒下,他面前的女孩的白色衣裙衬着红色的土地,显得格外刺眼,她看见我们了吧,是因为我们没有站在怀斯的一边,所以她没有对我们出手,甚至默认了我们看完了全程。我学着怀斯的样子摸摸鼻尖,一时间竟觉得那王和离有些像,至于哪一点像到底也说不明白。
  待我再看不见怀斯胸口的起伏,离才转身离开,我跑上去,问卦儿怎么办,她顿了顿,说:“怀斯之前肯定处理好了一切,现在我们不一定找得到她。”我朝四周望去,废墟一片,确实没有看到卦儿的影子,离偏过头来看着我。
  “这世界快塌了。”
  不论她说了什么,脚步从来没有停下,我却一直呆呆站在原地,等我们之间的距离大了,她才会回头看我一眼,略放慢速度。我跑过去,她用围巾紧紧裹住了口鼻,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兜帽印下的阴影里闪着光。
  她说:“我们已经给了怀斯一直想要的。”
  她说:“他一直想要的……”
  她说:“只是他已经拥有过了,并不可惜。”
  她说:“而我,我最曾经最珍惜的,也只是在训练营里累死累活的日子。”
  我突然哽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她的话,又一次落在了她身后,我看着她一个人朝着地平线走去,天边的云将太阳一点点吞噬,这是第七世界的终点,下一次会是另一个世界的旅程,少了两个人。
  “神是没有灵魂的。”
  我听见她喃喃着,声音不大,但在这死寂的世界听得无比清楚,我甚至听到了她的叹息。
  “怀斯特亚没有,但是怀斯特亚有。”
  这个世界最后的阳光照在她身上,是她眼睛的颜色,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
  几个世界再次排位,少了“七”这个数字。
  
  
  
  2018.9.15

晚自习的产物x
是绷带,离和怀斯特亚
啊我现在已经不会画怀斯了。捂心口
希望自己的指绘水平起码能和手绘相齐一丢丢xx
不过最近不能玩手机也不能指绘了

大概是新自设?????
在学校画的……回来扫了一下
设定没有腿,四肢可以随便拆下来(什)
一看到别人有jio就会鼓腮帮子
至于腿怎么断的,以后再补设定吧(你)

开学了……

赶着画还是迟了几分钟QAQ!!!!!!!
嘉德罗斯大人生日快乐!!!!!!
以后我不会再迟到了!!!!!!

指绘字写的贼丑(……)这个笔刷真难受